• <span id="6s6ae"><sup id="6s6ae"></sup></span>

    <ol id="6s6ae"></ol>
    <cite id="6s6ae"><li id="6s6ae"></li></cite>
    1. <span id="6s6ae"><output id="6s6ae"></output></span>
      <optgroup id="6s6ae"></optgroup>
    2. ?美顏濾鏡:造福中國女性的偉大發明

      2019-08-05 16:04 稿源:航通社公眾號  0條評論

      美女,主播,陪玩,直播

      本文首發于航通社,原創文章未經授權禁止轉載。航通社微信:lifeissohappy 微博:@航通社

      書航 8 月 5 日發于北京

      “喬碧蘿殿下”因為在直播中沒有及時遮擋臉部,暴露了自己的真實年齡。她后來自己承認這是炒作。這事過去已經一星期了,所以我想聊聊一切的起點——在直播過程中可以遮擋和改變容貌、聲音的濾鏡。“喬碧蘿殿下”事件體現出,女性用來讓自己(比真人)更美的軟件,實際上已經具備了“易容”和“偽裝”的能力。當 50 多歲的阿姨看起來、聽起來都像是 20 多歲的女孩子的時候,實際上這已經是換了另一個人。

      有報道指出,直播平臺對女主播的招募要求,因為各種軟件的輔助,已經變成了只要是“活的,女的”就可以。[1]這些技術的出現本身并不意外。隨著深度學習的推廣,“男扮女裝”(Gender Swap)的 Snapchat 實時濾鏡,以及 deepnukes 這樣給照片“脫衣服”的個案都在涌現。

      只要不是很多人用,這都屬于無需擔心的個別行為。真正令人恐慌的是,如今女孩們使用這些虛擬化妝術“偽裝自己”,并不帶有道德上的猶豫或愧疚,或其它任何心理上的阻礙。她們還積極要求廠家開發和完善這些功能。以至于,支付寶推行刷臉支付的時候,因為沒有開啟美顏功能而被女性吐槽 [2]。

      理論上,支付寶是可以用下面這種邏輯來實現的:在攝像頭識別和后臺處理中仍采用真實的人臉,但在前臺加一層濾鏡,讓女性看到的實時的臉龐,就是她們眼中理想的自己。

      ——如果說這不叫自欺欺人,那什么才算?

      男與女的共謀

      “喬碧蘿殿下”事件之后,很多主流媒體的評論,還是希望多點真誠,少點套路,不要互相欺騙。只是這些對基本道德的要求,總是擋不住另一邊的需求如潮水般涌來。可以想見,如果某個直播平臺不提供此類技術,或技不如人,平臺上的主播和觀眾難免會遷移到別處。

      對美顏、偽裝、塑造虛擬形象的需求,多少可以被看作是男性和女性的共謀。全社會共同塑造了一種以年輕可愛和標準臉型為美的審美觀,幾乎任何年齡的男性和女性,都在共同守護并不斷自我強化這種觀念。

      就男性而言,他們為“喬碧蘿殿下”們付出金錢、時間和精力,乃至于產生性幻想的前提,都是在視頻當中偽裝出來的那個美女的形象;以至于真容暴露之后,送錢最多的人直接銷號,有觀眾認為這是一種詐騙。不過,既然對方本來就沒承諾自己是多少歲,這也只是男人們的一廂情愿罷了。

      平臺對“喬碧蘿殿下”做永久封禁,對方坦率承認炒作是原因之一,但更重要的原因是這大大破壞了平臺與觀眾之間的默契。

      任何同質化的網紅臉主播,都可能會被后來的觀眾質疑其容貌的真實性,進而讓他們猶豫是否要付出感情、時間和錢給平臺。觀眾對平臺乃至行業的信任危機,比單獨一個主播的問題要嚴重得多。

      不過男性方面說到這也就可以了。相比男性,女性才是這個美顏盛世最忠實的維護者。女性要讓自己看起來更美,并不完全是所謂男人對女人的壓迫——而更多是她們內部進化的結果。

      有人說“女為悅己者容”,現在女人是因為自己喜歡美,所以才選擇各種方式去變美。表面上看來,這是進步,增加了女性的自主,不再唯男性馬首是瞻。但實際上,她們還是屈從于同一套單一的審美標準;而且因為沒有了男人作為假想敵,她們沒有了“不努力變美”的借口。

      很多女人對外觀都維持一套嚴格的標準,這并非雙重標準,她們自己也嚴格遵守著。而且,同性之間的比拼往往是越來越嚴格的,甚至已經到了男性覺得不必要的程度。

      例如明明一點都不胖的女孩,為追求不合理的瘦身,最終變化為暴食癥患者,以催吐的方式自虐,成了可憐的“兔子”。這樣的情形,如果說目標是取悅男人的話,只能說是南轅北轍。

      聲明:本文轉載自第三方媒體,如需轉載,請聯系版權方授權轉載。協助申請

      相關文章

      相關熱點

      查看更多
      ?
      撸夜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