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pan id="6s6ae"><sup id="6s6ae"></sup></span>

    <ol id="6s6ae"></ol>
    <cite id="6s6ae"><li id="6s6ae"></li></cite>
    1. <span id="6s6ae"><output id="6s6ae"></output></span>
      <optgroup id="6s6ae"></optgroup>
    2. 最高暴漲520%!誕生首個千億市值股!科創板259天狂奔之路

      2019-07-23 08:53 稿源:鋅財經公眾號  0條評論

      股票,股價

      聲明:本文來自于微信公眾號鋅財經(ID:xincaijing),作者:周曉奇 鄧一鳴,授權站長之家轉載發布。

      截至收盤,首批科創板股票一路飄紅,平均漲幅約140%,其中安集科技漲幅最高,盤中最高暴漲至520.57%。

      從提出到正式開市交易, 259 天的時間里,科創板在狂奔中飛速成長。

      今天上午 9 點 30 分,科創板在萬眾期待中開市, 25 家公司正式在科創板上市。

      中國資本市場正式進入科創板時間。

      實際上,這短短的 259 天,科創板已經落實了一整套既補齊資本市場短板,體現注冊制實質,又兼顧考慮中國資本市場實際情況的規則體系。

      “中國資本市場的建設已經進入了一個較為成熟的階段,市場的整體水平也有了很大的提升,這為加速推出科創板提供了市場環境和客觀條件。”首創證券研究所所長王劍輝告訴鋅財經,科創板的定位是創新發展,它的快速推出離不開國家的政策支持。

      相比“十年磨一劍”的創業板,科創的基因決定了科創板的矚目。

      在首批科創板上市企業當中,科創的成色相當鮮明,其中 9 家來自于計算機、通信和其他電?設備制造業, 8 家來自專?設備制造業。

      今日, 25 只新股在無漲跌幅限制中充分博弈。

      開市僅過去 10 分鐘,已有多只科創板個股大幅高開后快速回落,觸發臨停線。截至 9 點 40 分,睿創、天準科技、中微半導體、交控、樂鑫、翰川、虹軟、嘉元均已首次觸發臨停線,被停牌。

      截至收盤, 21 股出現一度臨時停牌,其中,N通號、N安集、N超導兩度臨停。

      截至收盤,首批科創板股票一路飄紅,平均漲幅約140%,其中安集科技漲幅最高,盤中最高暴漲至520.57%,收盤漲幅為400.15%,漲幅最低新光光電也漲了84.22%。

      圖片來源于同花順財經

      此外, 25 只新股總計成交金額超 480 億元,其中中國通號成交額達 97 億元,收盤總市值高達 1299 億元,成為科創板唯一一家市值破千億的公司。而 25 只新股的平均換手率約77%,其中安集科技換手率高達86%以上。

      一路飄紅的科創板開市首日,足以讓參與者紅光滿面,股價飛天之際,曾經的科創板故事為市場找回一絲冷靜

      “在如此短的時間內,就建立起了這么重要的板塊,從各個層面看,科創板勢必會打造成中國版納斯達克。”央廣財經特約評論員、經濟學家余豐慧對鋅財經表示。

      開市前的“風波”

      面對新鮮的科創板,無論是上市企業,還是中介機構都缺乏經驗。興奮之余,過往的錯亂、質疑成為科創板行進過程中的寶貴經驗

      6 月 19 日,作為首批過會、首家開啟路演發行的科創板第一股,華興源創被質疑“嚴重欺騙”,只占總收入0.2%的集成電路業務被描述成主營業務。

      根據華興源創的招股書,2016- 2018 年,華興源創來自集成電路的銷售收入分別為 85 萬元、 113 萬元和 385 萬元,三年合計為 584 萬元,占總收入的比重只有0.2%。

      華興源創收入情況 圖片來源于華興源創招股書

      對此,上交所要求,華興源創提供集成電路測試產品與相關客戶簽訂的協議或訂單,并按集成電路領域相關檢測業務收入占營業收入的比例,調整集成電路領域相關檢測業務在招股說明書中的披露篇幅。

      發現問題,及時調整,并未影響到華興源創的上市進程。

      截至今日收盤,華興源創報55. 50 元/股,較發行價24. 46 元,漲幅達128.77%,換手率達80.03%。

      與此同時,第一次為科創板企業服務的中介機構顯得更加“錯亂”。

      7 月 4 日,證監會發出科創板的第一張“罰單”:中金公司因在保薦交控科技科創板首次公開發行股票申請過程中,未經上海證券交易所同意,擅自改動發行人注冊申請文件,收到證監會發出的警示函。

      7 月 16 日,證監會官網又發出一封警示函,內容直指中信證券擅自刪減科創板保薦項目招股說明書注冊稿內容,且其提交的多版招股說明書注冊稿日期簽署與實際時間不符。

      科創板還未開市,中介機構就收到了兩張“罰單”。對于中介機構的嚴格監管,意味著其在科創板上市過程中將承擔更大的責任。

      圖片來源于證監會官網

      同時,更有券商在巨大的不確定性中徘徊。

      7 月 2 日為科創板上市企業天準科技的網下申購日,但銀河證券放棄了申購天準科技,成為首家未進行網下申購的機構,其應申購數量為 640 萬股,實際申購數量為0。這也就意味著,銀河證券在未來 6 個月內都將與網下申購無緣。

      根據中證協發布的《科創板首次公開發行股票網下投資者管理細則》,網下投資者參與科創板首發股票網下報價后,不得存在“提供有效報價但未參與申購或未足額申購”的行為。

      在禁止“只問價不出錢”的科創板,銀河證券竟然跑單了,其中的原因讓人費解。根據此前報道,有業內人士表示,這并非銀河證券主動放棄申購,可能存在技術性失誤。

      截至今日收盤,天準科技報47. 40 元/股,漲幅達85.88%,換手率達74.03%。對于銀河證券而言,損失不小。

      圖片來源于《蘇州天準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開發行股票并在科創板上市網下初步配售結果及網上中簽結果公告》

      “從短期來看,科創板的輿論風波并不會造成什么樣的影響,但需要關注的是,在未來2- 3 年時間里,科創板是否會有不利的消息出現,會不會有企業造假的信息公布。”財經評論員郭施亮對鋅財經表示。

      左手“放寬條件”

      科創板設立了 5 套上市標準,處于不同成長階段、擁有不同股權結構的科創企業,都有機會登陸科創板。

      也就是說,只要符合科創板定位,即使企業尚未盈利、同股不同權也能夠在科創板上市

      2019 年 1 月 30 日,證監會發布了《關于在上海證券交易所設立科創板并試點注冊制的實施意見》,其中對企業的高包容性,引起了熱議。

      “科創板放寬了上市條件,這是有必要,也是很有意義的事。”硅谷風險投資人、《浪潮之巔》《全球科技通史》作者吳軍對鋅財經表示。

      很快,科創板就迎來了第一位還未盈利的“考生”

      2019 年 3 月 22 日,上交所受理和艦芯片制造(蘇州)股份有限公司的科創板上市申請。據招股書顯示,在 2016 年至 2018 年,和艦芯片的虧損額高達11. 49 億元、12. 67 億元和26. 02 億元。

      和艦芯片營收情況 圖片來源于和艦芯片招股書

      但是,從 2016 年至 2018 年期間,和艦芯片的營業收入呈上漲趨勢,三年營收分別為18. 77 億元、33、 60 億元和36. 94 億元。

      雖然科創板允許企業尚未盈利,但上市前應該讓監管機構以及投資者看到,公司的虧損在不斷減少,銷售額在不斷上升。”吳軍說。

      從首批科創板上市的 25 家企業來看,近一年凈利潤均為正數,其中有 20 家企業選擇以“市值+凈利潤+收入“為標準向上交所遞交上市申請。

      25 家企業分布在新一代信息技術、高端設備、新材料和生物醫藥四大領域,其中新一代信息技術企業達到 13 家,占比高達一半。

      “科創板對標的是納斯達克,需要保證上市企業都是創新型科技企業,首批 25 家企業也體現出來了這一點。”余豐慧說。

      右手嚴格問詢

      雖然科創板放寬了條件,給予了科創企業極高的包容性,但并不意味著沒有上市門檻。

      7 月 4 日,經過上交所兩輪問詢的北京木瓜移動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主動撤回發行上市申請。四天后,上交所同意了木瓜移動撤單申請,這也成為了科創板首個終止審核的企業。

      木瓜移動當前狀態為終止

      圖片來源于上交所官方App顯示

      “木瓜移動撤單,說明科創板的問詢還是比較嚴苛的,這是一個好事,后期整個市場會更加健全。”上海新蘭德投資咨詢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金融研究員錢儉虎告訴鋅財經。

      他表示,如果企業申請后發現達不到科創板要求,或者在問詢上準備不足,可能就會撤下來,“有些會主動撤單,也有些可能被動撤單。”

      在上交所的兩輪問詢中,對木瓜移動的核心技術、業務模式、股權結構等諸多問題進行了全方位的細致詢問。

      “問詢是非常重要的機制,企業招股書中會存在一些導向,可能只將自己的特長顯現了出來,卻隱藏了自身的問題。”吳軍向鋅財經解釋,“問詢將企業問題挖出來后,更加全面地展現了企業的情況,這是一個非常標準的風險管理機制。

      木瓜移動的撤單,或許正是科創板風險管理的典型體現。

      “如果沒有一點技術含量,企業自身都可能沒有底氣申請上市,更不用說得到市場與投資者的認可。”王劍輝說。

      由此可看出,看似“條件較為寬松”的科創板下,企業面臨著嚴謹而透明的考驗。

      吳軍強調,科創板應該引入更為嚴格的退市機制,如果上市前沒發現企業存在的問題,那么上市后要及時跟進,不能讓問題企業仍然在市場上游蕩。

      實際上,科創板設置了更為嚴格的退市機制,一旦上市企業觸及終止上市標準,股票直接終止上市,不再適用暫停上市、恢復上市、重新上市等程序,并且企業從被實施風險警示到最終退市的時間也從原先的四年縮短至了兩年

      “這對企業來說,退市壓力更高了,退市常態化也有望在科創板中實現。”郭施亮說。

      有趣的是,有些企業鉚足了勁上科創板,有些企業卻按兵不動。此前市場普遍看好的明星獨角獸企業,均沒有出現在首批上市的科創板企業名單中。

      “對獨角獸企業來說,擁有較大的選擇余地,而科創板剛成立,多觀察一段時間,企業也會更為穩妥一些。”余豐慧說。

      投資狂歡下的理性

      對于投資者而言,一場盛宴正在如火如荼地進行中。

      即使上交所明確設置了 50 萬資產和 2 年證券交易經驗的門檻,過濾了一大批中小投資者,但從科創板開板以來,投資者的熱情并沒有因此消減。

      據上交所副總經理劉逖在“ 2019 年中國上市公司論壇”上表示,符合開通科創板交易權限的投資者數量約有 320 萬戶,而隨著首批 25 家企業的中簽率陸續揭曉,目前參與科創板打新的人數已經突破 310 萬人

      值得注意的是,科創板不同于其他板塊,上市后前五個交易日不設漲跌幅限制,第六日才開始20%漲跌幅限制。

      打新者賺得盆滿缽滿。以安集科技為例,其發行價為39. 19 元,今日股價一度沖到243. 2 元,以一簽 500 股計算,意味著中一簽可賺10. 2 萬元。

      “不設漲跌幅限制,是國際資本市場的常態,這說明科創板邁向了完全市場化的資本市場。”余豐慧強調,“此前投資者習慣了10%的漲跌幅限制,現在一下子進入科創板,前五日的風險特別大,中小投資者一定要提高風險意識。”

      錢儉虎則建議,如果投資者沒有豐富的交易經驗,可以交給經過審核的專業機構,讓他們代為管理。畢竟存在信息不對稱,通過機構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規避風險。

      面對科創板的盛宴,眾多機構投資者也紛紛參與其中。在首批 25 家公司公布的中簽率和網下配售結果顯示,共有 100 多家基金管理人(包含具有公募資格的券商資管)參與了科創板打新。

      “在科創板市場中,資金越大風險越小,可能會出現大魚吃小魚的情況,中小投資者要樹立與主板市場完全不一樣的風險思維。”余豐慧提醒道。

      除了關注規則的變化,還需要注意到科創板上市企業的科創屬性較強,未來企業是否能夠保持創新研發能力,這將決定了其在市場的表現。

      據聯訊證券公布的數據顯示, 25 家已過會企業近三年合計研發投入占合計營收的比例中位數為10.2%,而與之對應的創業板這一指標僅為5.2%。此外, 25 家企業研發人員的數量占比中位數為28%,而創業板僅有18.2%的研發人員(取中位數)。

      作為科創企業,勢必會投入大量的研發資金,獲得的回報周期也會更長,而一旦研發成功,帶來的回報也會頗為豐厚。

      “科創板企業注重研發,投入周期長,研發成本的高低直接影響企業發展命運。”郭施亮說,“投資科創板企業,更像是一種風險投資行為,這本身具有一定的高風險性。

      多位分析師向鋅財經表示,科創板帶來了機遇,但投資者必須要更謹慎地審視科創板企業。

      聲明:本文轉載自第三方媒體,如需轉載,請聯系版權方授權轉載。協助申請

      相關文章

      相關熱點

      查看更多
      ?
      撸夜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