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pan id="6s6ae"><sup id="6s6ae"></sup></span>

    <ol id="6s6ae"></ol>
    <cite id="6s6ae"><li id="6s6ae"></li></cite>
    1. <span id="6s6ae"><output id="6s6ae"></output></span>
      <optgroup id="6s6ae"></optgroup>
    2. 拓荒、踩坑、虧損,“垃圾”創業的真實一面

      2019-07-25 11:16 稿源:鋅財經公眾號  0條評論

      垃圾桶 垃圾分類

      聲明:本文來自于微信公眾號 鋅財經(ID:xincaijing),作者:崔恒宇 何星瑩,授權站長之家轉載發布。

      槍聲終于響起,垃圾分類進入強制時代

      那批早早在“互聯網+回收”賽道上出發的公司,如今往回看,滿目狼藉。

      “ 9 貝殼”曾經在Pre-A輪就拿到 500 萬美元融資;“再生活”在 1 年內回收業務覆蓋北京 1000 個小區;“小黃狗”憑借智能回收箱,僅用 1 年多估值沖到 150 億人民幣。 

      如今三家均已被媒體曝出業務停擺,黯然離場。一片殘骸之中,新的創業公司迫不及待沖進戰場。

      7 月 1 日,《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條例》正式實施,天眼查數據顯示,在這之前的一周, 53 家垃圾分類相關公司在全國各地注冊,其中不乏注冊資本達到數千萬級別的公司。

      這個苦、臟、累的行當,當下卻有著強勁的驅動力。垃圾分類會成為新的掘金風口嗎?在與鋅財經的對話中,大部分創始人并不認同這個說法。

      “其實后面到底是什么樣子,沒有人知道。我愛收創始人李光對鋅財經表示。盡管扎進垃圾回收已經 2 年,選定以智能回收箱作為創業方向,李光認為自己依然在探路。

      剛剛上線滿一年的易代扔,是支付寶目前合作的最大的垃圾分類平臺,其創始人牛棚告訴鋅財經:“我們已經虧了四五百萬。

      根據東方證券研究報告測算,以上海模式向全國城市人口推廣,中國垃圾分類市場規模預計超過 1960 億元。

      但目前,虧損是垃圾分類創業賽道上多數公司的狀態。到目前為止,這個千億級別的賽道上,還未跑出一匹獨角獸,甚至少有公司沖到B輪以后。

      他們只是篤定,垃圾分類這個傳統而笨重的行業,需要用互聯網技術去輸血,沿著技術賦能的方式改造傳統回收行業。在這條路上,被質疑、踩坑、漫長的商業變現等待,他們也在一一經歷。

      垃圾創業“開荒者”

      這是一個不被看好的賽道,盡管門檻低、壁壘不高,但卻沒有人敢輕易入局。

      互聯網回收的難點,在于對產業鏈條的梳理:如何改善冗長的產業鏈條,提效降本。無數人在這條賽道上鎩羽而歸。

      垃圾分類制度的落地,需要建立一條分類回收的運行體系,與市政環衛系統形成分類收集、分類運輸,一邊處理一邊利用的生態循環。家兔寶創始人王愛華告訴鋅財經:“從垃圾產生源頭建立分類回收標準,才能最大程度釋放再生資源價值,覆蓋收集和運輸的成本。

      日本實行源頭資源分類回收,部分歐美國家則采用混合可回收物的收集方式,由回收企業再通過設備和人工進行細分類。這兩種回收體系都為其創造了巨大的再生資源營收規模。不過,歐美的收集方式也產生大量混合類的“洋垃圾”,而日本則是達標的廢物原料。

      而在國內,回收還不成體系,有的只是閑散、流動的社會回收人員吆喝叫賣,只針對方便收集和買賣渠道較短的品類,沒有行業規范和操作標準,再生資源的市場空間未被釋放。

      這意味著資源的浪費和污染。王愛華告訴鋅財經,以塑料為例,在社區站點里被歸為可回收垃圾,但在分揀中心進行打包時,可以根據品種進行幾百類細分。

      垃圾分類

      在回收生意里,大多數回收企業會從廢紙切入:廢紙回收的需求大、穩定、回收價格也相對較高。在跑通廢紙品類模式后,再進行品類擴充,閑豆回收和我愛收都是這個路徑。

      閑豆回收開始創業的 2014 年,構建了一個回收體系:自己開發完整的物流體系和回收中心,在鏈條上游面對B端企業,在下游為玖龍紙業、山鷹紙業等再生資源廠商提供穩定的廢紙供應。

      在國內,資源處理已經有成熟規范的后端工廠,但是資源回收卻一直是小而雜亂,這個細分領域沒有出現大規模的回收公司。

      “在后端資源處理領域里,存在后援不夠的現象。”閑豆回收創始人方浩說,“比如我了解到,有一家做家電拆解的公司,每年能拆解一千萬臺的報廢家電,但實際就拆了一百萬臺。問題在于前端回收體系。”

      垃圾 污染

      傳統回收體系需求零散,從回收到再生資源廠商,需要面對“個體-回收點-回收站-打包站-中間商-造紙廠”的冗長鏈條,效率低下且面臨著利益的層層盤剝。

      這導致了垃圾回收生意的難度。在市場研究后,方浩發現,2C營運成本較高,客單價低,整體盈利較難,而2B高頻、高客單,盈利的可預見性比較強,因此最終他放棄了C端布局。

      我愛收卻在C端一步一步走著。

      李光對“回收”的最初印象,來自于他母親收集紙箱變賣的經歷:需要先得到回收人員的聯系方式,打電話預約,在家里等到拎著秤砣的回收人員,還要討價還價。

      太麻煩了,寧可不回收直接扔掉。李光不止一次地想。但如果,能夠提供標準化的回收體驗,人們的積極性是否會被調動?

      有了想法之后,李光和他的團隊跟著收廢品的三輪車,去摸透其中的利益鏈:他們賣到哪里去?中間有幾個環節?那邊又是什么業態?價格怎么算?

      最終,我愛收將模式定為在小區內設置智能回收箱,用戶通過微信掃碼開箱口,將廢紙投入,機器自動計算重量和價格,實現廢紙一站式回收。“2C前期的市場宣傳不需要做很多,只要在好的點位里立著箱體,就會有人去投放廢紙,慢慢獲客。比如在上海做到 8000 個點位之后,壓縮管理成本,把鏈條打造得更有效,這是成敗的關鍵。”創始人李光說。

      這個行業,需要和廢品、破爛打交道,相對于其他光鮮亮麗的互聯網項目而言,苦、臟,也太累,很少有人關注。而 2015 年開始,陸陸續續涌現的做資源回收的公司,很多也因虧損倒閉,方浩直言“競爭不算太激烈”。

      “易代扔”的業務,主要是串聯起各個回收企業,再去觸達居民,提供免費的上門回收服務。它始于 2017 年年末,在正式開始之前,創始人牛棚和團隊經歷了一整年的調研。“我們去垃圾場看,去找專家請教,還扒了兩個星期的垃圾桶,發現垃圾桶里有一半的東西是可以回收的。”牛棚說。

      “一開始就是抄。”行業毫無借鑒,牛棚只能“抄”其他相似行業,他抄廢棄家電回收,也抄手機回收,研究他們怎樣和回收企業產生聯系。在那段時間,牛棚稱自己走過一百多個街道,到小區、回收站去了解情況,和保潔阿姨、物業保安,甚至小區門口騎著三輪車的大爺等其他跟垃圾搭點邊的人員聊天。

      研究透了之后,就需要邀請回收企業入駐易代扔的平臺。

      對回收類服務商進行篩選之后,牛棚和五六個團隊成員敲開了一家又一家企業的門,在半年內接觸了二三十家服務商。

      有一次,在拜訪一家正在從廢棄電器回收向綜合類拓展的企業時,甚至上門二十余次,反復向對方強調:“我不搶任何人的生意,訂單和業務都是你的,相當于你在平臺上開了個淘寶店鋪,我只是通過互聯網來提高效益。”

      這個行當相當傳統,這些做垃圾回收的企業無法理解牛棚想要做的事。牛棚印象最深的是,由于價值觀的差異,有一個客戶服務商深談了四個多月才達成合作。

      如今易代扔的服務商們,在互聯網化之后得到了更多的訂單量,可以直接面對用戶,而不是像以往一樣面對“黃牛”的層層盤剝。

      “原先他們覺得自己只是收廢品,或只做資源再生回收,垃圾分類跟他們沒有關系。但是現在他們意識到,所有垃圾都要分類、回收,而自己是回收中的一部分。”牛棚說。

      四面八方的創業公司成為垃圾回收的“開荒者”。但是,他們看不到對手在哪兒,也看不到賽道的領跑者,只是在靠自己的經驗和市場調研摸索。

      聲明:本文轉載自第三方媒體,如需轉載,請聯系版權方授權轉載。協助申請

      相關文章

      相關熱點

      查看更多
      ?
      撸夜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