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pan id="6s6ae"><sup id="6s6ae"></sup></span>

    <ol id="6s6ae"></ol>
    <cite id="6s6ae"><li id="6s6ae"></li></cite>
    1. <span id="6s6ae"><output id="6s6ae"></output></span>
      <optgroup id="6s6ae"></optgroup>
    2. 背著“垃圾”去上市

      2019-07-25 10:58 稿源:獵云網公眾號  0條評論

      垃圾桶 垃圾分類

      聲明:本文來自于微信公眾號 獵云網(ID:ilieyun),作者:張鵬會,授權站長之家轉載發布。

      “一個城市發展的好壞,不光看高樓大廈,還要看隱性的基礎設施,水的處理是怎樣的,垃圾回收是怎樣的。未來,垃圾分類會成為城市配套的一部分,這個行業會更加體面,垃圾分類公司也有可能上市敲鐘!” 7 月 19 日,在證券日報傳媒舉辦的垃圾分類沙龍上,愛分類創始人徐源鴻如是說。

      一直以來,在中國從事垃圾分類工作被認為“不入流”。不過隨著上海垃圾分類新規的推出,越來越多的互聯網和技術人才開始涌進垃圾賽道,垃圾創業被推向風口。

      被科技遺忘的價值洼地

      “如果說今天金融智能化水平是70- 80 分,零售智能化水平可能是60- 70 分,那么環保智能化水平不超過 30 分,這是一個被科技‘遺忘’的價值洼地。” 7 月 4 日,綠色工業互聯網平臺埃睿迪創始人吳奇鋒在朋友圈寫道。

      吳奇鋒認為,如果把中國的環保科技創業階段比作手機,現在就是諾基亞等功能機觸底,智能機剛出現的時候。

      吳奇鋒的感嘆不無道理。我國生活垃圾每年產量 4 億噸以上,利用率卻僅在15%左右。放眼全球,瑞典不僅實現了99%的資源回收和焚燒供能比率,還能依靠垃圾進口創造收益。這是因為在中國,無論是垃圾分類、焚燒、填埋,或是生物處理技術方面都面臨問題。

      尤其是在分類端,我國的垃圾分類幾乎是靠拾荒大軍支撐起來的,鮮有技術要素參與。垃圾分類改革迫在眉睫,如何讓垃圾分類資源化、減量化、無害化,從散亂狀態走向產業化,成為社會關注的焦點。

      中國從 2000 年就開始推行垃圾分類制度, 19 年過去了,分類效果一直不理想。 2006 年,北京社科院專門就北京的拾荒者進行了調查,發現北京有 30 萬拾荒者,他們一年能從北京撿走 30 億元。只不過廢品回收具有逐利性,拾荒者拾走的都是“值錢”的廢紙、塑料瓶等,那些低價值的玻璃瓶、紡織品、泡沫、舊衣物、廚余垃圾等統統不收。

      在北京朝陽區呼家樓,外來務工的拾荒者多達 100 余人,他們拾走了大量“值錢”的垃圾 攝/獵云網

      然而,由于我國生活垃圾最主要的構成部分是廚余垃圾,超過60%,有的地區甚至達到70%至80%。如果未將廚余垃圾和其他可回收垃圾分開處置,富含水分的廚余垃圾也為后續的焚燒處理帶來困難,不僅會降低整體垃圾處理的效率,腐壞的廚余垃圾還會腐蝕金屬設備。同時,焚燒廚余垃圾產生的二噁英等氣體也會嚴重污染大氣環境。

      “廚余垃圾處理成本高,回報小,很少有人愿意去做廚余垃圾的分類工作。如果做肥料可以賣到很好的價錢,馬上就會變成人人爭搶的寶貝,甚至會有廠商直接到廚戶、家中、垃圾桶附近收廚余垃圾。”中國環境科學研究院原副院長兼總工程師、埃睿迪首席環境科學家夏青教授告訴獵云網。

      夏青進一步解釋,垃圾創業的關鍵在技術,其試金石就是“生錢”。“如果能通過技術讓垃圾的處理既省錢、又升值,同時能讓垃圾資源化、無害化、減量化,就值得去做;如果沒有技術,不能把垃圾變黃金,只是進來‘爭口食’,那就存在巨大的風險。”

      吳奇鋒與夏青的觀點不謀而合,他認為除了回收端,在垃圾處理產業鏈上,每個環節都可以與物聯網和大數據結合。例如運輸過程中,可降低人力,采用自動化、無人化運輸;用智能攝像頭識別危險廢棄物,之后機器進行自動分揀;焚燒環節,可通過大數據做自動化監測與改造,節能降耗,降低有害物的產生。

      聲明:本文轉載自第三方媒體,如需轉載,請聯系版權方授權轉載。協助申請

      相關文章

      相關熱點

      查看更多
      ?
      撸夜日